<noframes id="51d55">

      <form id="51d55"></form>
        <address id="51d55"><address id="51d55"><listing id="51d55"></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51d55"></address>
        <form id="51d55"></form>
        <noframes id="51d55">
          捕鱼注册送金币赢现金

          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 非洲南部內陸國家津巴布韋自去年開始加速推進的一系列組合政策讓外商投資感到越來越緊張。

            3月24日,中國駐津巴布韋大使館經濟商務參贊處在網站上作特別提醒稱:津本土化部部長朱沃(Patrick Zhuwao)3月23日在記者會上稱,津巴布韋內閣已經在3月22日一致通過了決議,要求現有的未能達到本土化要求的外資企業,必須在3月31日前提交本土化實施計劃,否則相關部委將取消其營業執照。

            今年2月15日,中國駐津巴布韋大使館大使黃屏拜會津巴布韋本土化及經濟授權部部長朱沃。

            這對包括中國企業在內的在津外資企業來說無疑是個壞消息。

            朱沃23日對媒體稱,內閣的做法是為了確保本土化法規得到貫徹,同時幫助改善津巴布韋黑人的經濟狀況。

            他語氣堅定地說:“這一決定會影響所有的行業,這個決定就是告訴你,當心,你必須遵守法律,如果你不遵守法律,那就讓企業自己來做決定。我們會將這交給企業來決定,他們必須決定他們自己要不要守法……如果我是一家企業的股東,我現在會要求管理層說,睜開眼看看吧,我會對董事長提問,我們現在為什么不守法?”

            根據2015年的資料,在津的中國獨資企業包括山東泰開電力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川鐵國際經濟技術合作有限公司等工程承包公司;還有中國電子科技集團22所天博信息科技公司、北京市合力電信集團等電信工程承包公司,有金礦領域的中非洺暢礦業投資有限公司等;還有農業領域的天澤煙草公司、礦業領域的安津公司、制造業的華津水泥廠和津巴布韋礦業和冶煉公司等合資企業。

            在津的其他外國企業還包括法國的拉法基水泥廠、英美鉑金公司、英美煙草集團,其鉑業和礦業領域的外資企業主要來自南非、英國、加拿大、印度。

            2007年,津巴布韋頒布本土化和經濟授權法案,要求在津所有企業中,津本地人所占股份不少于51%,外國人和白人擁有的企業必須將51%的股份出售給當地黑人或政府,新投資企業必須為本土人預留51%以上股份才能獲準經營。但法案公布后,引起了各方的強烈反對,法案實施一再延期。

            自從去年開始,津巴布韋開始加速強推外商投資本土化政策。

            2015年6月,津政府宣布將整合所有鉆石企業之后,全球礦業巨頭力拓公司即結束在津業務。

            2015年11月,津巴布韋稅務局宣稱,反對對外資企業的稅收優惠政策,津稅務局長Gershem Pasi更是指稱,優惠的稅收政策只會讓相關的外資企業所在國受益,而不是讓本國受益。

            2015年12月24日由津財政部部長奇納馬薩在政府公報上發布的《津巴布韋本土化和經濟授權法實施框架、程序和指導方針》,目的是在津總統穆加貝的“十點計劃”指導下,經濟上保護本地民眾利益,主要包括以下內容:

            一是重申津巴布韋所有企業中當地企業或當地人必須持有51%股份的政策,但對不同行業區別對待,如包括礦物、空氣土壤在內的資源行業必須將至少51%股份出售給政府指定的一些企業和基金,而包括制造業、金融服務業、旅游業、建筑業、能源業和其他行業的非資源行業,也得完成本土化要求,但給予5年寬限時間,其中能源行業給予20年寬限時間。

            更加引起外資注意的是,今后農業、交通運輸業、零售和批發貿易、理發美容美發、就業代理、地產代理、面包店等多個行業禁止外資進入,除非內閣批準。

            二是對所有企業征收經濟授權費。費用尚未確定。

            三是現有的未能達到本土化要求的外資企業仍能夠繼續運營,但應繳納本土化合規費用。所收費用將用于獎勵已滿足本土化要求的企業。

            四是所有尚未提交本土化實施計劃的企業應在2016年3月31日前提交計劃,津投資局收到本土化實施計劃后,會咨詢相關部委以及國家本土化和經濟授權委員會,然后做出相關決定。

            五是所有政府部門、法定機構及公司在采購時,都要求遵循采購法,至少50%的商品和服務都要從當地企業采購。

            在通過外資企業“本土化”方針之后,今年2月中旬,津政府又出臺了《合資法》,根據該法案,政府新成立的合資部門(Joint Venture Unit,JVU)將對提交的合資方案進行評估,考量其是否在津當局可支付能力內、是否可帶來較好收益,并將技術、經營和資金風險最大化轉移給另一方。

            該部門還將通過一個由多政府機構組成的合資公司委員會(Joint Venture Committee,JVC)監控和評估合資公司項目。上述兩個部門成立后,津巴布韋投資局原有的管理新設外資和合資項目的職能將被廢除。

            對于津政府的一系列針對外資的政策,很多在津外資企業認為這對在津投資造成了阻礙。

            今年2月24日,中國駐津巴布韋使館經商處召開了中資礦業企業座談會。中國中國駐津巴布韋經參處參贊李耀輝稱,津政府出臺的一系列新政,使得中國個別礦企已經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響。

            他還提醒在津中國企業,要認真研究新的政策法規,梳理排查,未雨綢繆,做好防范措施,制訂應急預案,同時要抱團取暖,團結一致,分享信息。

            今年以來,津巴布韋政府在限制外資上更加強硬。 朱沃在3月17日就稱,沒有企業能要求寬限,因為政府在8年前已經有所要求,而大家都沒有重視。對于那些沒有在限期內提交本土化方案的公司,政府將嚴厲對待。

            朱沃表示,這個國家并不需要任何外國直接投資。穆加貝總統也曾在黨代會上稱,今年政府將不再接受任何一個不遵循本土化法案的企業。

            根據公開報道資料,朱沃是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的外甥,被認為是津政府的實權人物。他同時是一個富有的商人,生意遍及從農業到移動通訊的諸多行業。

            津巴布韋跟南非和贊比亞接壤,夾在南非和贊比亞之間,呈南北走向,擁有世界第二大鉑礦儲備。

            根據中國駐津巴布韋使館經商參處的資料,該國自1980年獨立后,經濟曾短暫高速增長,1980和1981年經濟增速超過20%,但之后大幅減緩。1990年,津巴布韋開始實施新經濟政策,包括取消價格管制、降低對投資和雇傭決定的行政控制、降低財政赤字等,但經濟狀況并未好轉。1998年津耗資數百萬美元參與剛果戰爭,導致國際社會停止對津援助。1999年遭遇嚴重旱災,經濟受到進一步打擊,已無法短時間內恢復活力。

            為了應對國內經濟的緊張局勢,自2000年開始,津巴布韋強制推行土改,沒收白人農場,導致農業受到嚴重打擊。

            2002年津大選后,英國、歐盟和美國開始對津經濟制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等國際組織停止對津金融支持,津經濟雪上加霜。2004年,津通脹率持續走高,2009年發行100萬億紙幣,標志著津經濟陷入最低谷。

            從2000年到2007年12月,津GDP下降40%,農業產出降低51%,工業產出降低47%。2009年,津成立聯合政府后,開始著手挽回已近崩潰的經濟局勢,停用津元,開始實施以美元為主的多貨幣體系。伴隨政治和社會形勢的穩定,投資者和企業信心有所恢復,津經濟開始恢復性增長,2010-2012年均經濟增速在10%以上。

            2013年,津流動性嚴重不足、貸款利率高企、外資引進困難等制約經濟發展的瓶頸因素日益突出,同時受不利天氣、主要出口產品價格下跌、競爭壓力增大和大選年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經濟增速明顯放緩,GDP實際增速僅3.4%。

            英國《獨立報》報道稱,津巴布韋錯過了大宗商品的好時機。在大宗商品價格好的前些年,其他非洲國家政府從礦業收益中發展國家時,穆加貝的指令性經濟嚇跑了投資者。

            2014年,津吸引外商直接投資流量為5.45億美元,不到國民生產總值的5%。而當年,贊比亞和南非吸引外商直接投資流量分別為24億美元和57億美元。而當津政府顯示改革意愿時,為時已晚,大宗商品已進入熊市。

            外界認為,在國內經濟處于低谷的背景下,津巴布韋強制推行外資本土化政策,顯然會嚴重影響在津的中國投資。

            津巴布韋和中國在1981年就簽訂了政府貿易協定,經1985年中津兩國政府宣布成立濟技術和貿易合作混合委員會,1996年兩國政府又簽訂《關于鼓勵和相互保護投資協定》。

            2014年,中津雙邊貿易為12.4億美元,同比增長12.5%,中國一直處于逆差,2014年中國向津出口4億美元,從津進口8.4億美元,逆差4.4億美元,中國主要從津進口煙草,向津出口機電產品。

            而數據顯示,自2011年起,津巴布韋已成為中國在非投資的熱點,連續三年成為對非投資前三位的國家,其中2011年在津非金融類直接投資額為4.6億美元,2013年6.02億美元,均列非洲國家首位。目前,有多家企業從事工程承包業務,主要涉及通訊、水利、電力及房建等領域。

            但根據《獨立報》今年2月19日的報道,津政府希望中國政府對其能源、通訊和建設提供資金支持。如果中國政府不提供資金,津整個國家將會遇到麻煩,陷入困境,稱“最后的希望在中國?!?

            今年3月,中國還宣布將向津提供緊急人道主義糧食援助,以落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上宣布向非洲國家提供緊急糧援承諾。